衙画Cerba

好吧完成丑作——
【衙画原创——】

菊与刀——1

       1-人物OOC
        2-极东指向不清晰略感抱歉
        3-如有雷,请迅速避开。毕竟文笔小学生易感到不适。
        4-剧情部分日本史【或许?】背景。
        5-血腥【第一次好激动——】
         6-本文由我和我的基友 @墨阳山客 共同编织。感谢各位吐槽,建议,和喜欢。
        6-就这样哈哈——OK开始——






菊与刀——初起




“志那都彦的神风在次撼动了大地。在那不大的群岛之国又一次悲剧重演了,阿鲁。”
        “耀哥哥又要讲故事了吗?”王春燕在王耀的脸上蹭了蹭小声地说到。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发生在我们的邻国——日/本,阿鲁”王耀拿着那本厚厚的红皮书说着,眼睛闪着黯淡的光泽。

        ‘’四月的末尾,樱花的凋零。棵棵树木失去了花衣,美丽的花瓣被风所剥夺。
         一位黑衣人从灯红酒绿的巷子中走了出来。
        ‘客官再来啊。’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妓在酒店门口大声叫到。在她的脸上还有着意犹未尽的笑意,散乱的头发为她加了几分妖娆。
        黑衣人回了头抬起了紧握在手中的酒壶将酒倒下去了。‘哗哗~’干燥的地面再次恢复了黑暗的面孔。
        随后他又拿起了酒壶小酌一口,说到‘还是这温过的酒更抚慰人心’
        话罢他又转回身离去了。黑衣人回到了黑色之中,他身后的灯光依旧闪烁到处都是乐声歌声碰酒之声,到处充满着暧昧但又危机重重的样子。
  这就是江户时代,又称德川时代,幕府统治的时代。
        ‘呀呀呀!’乌鸦飞过留下了一阵愁苦,幽幽的明月在这黑暗中更让人害怕。在这之下的穷人倒在光的尽头看着那边灯光妄想着能在那里纵欲交欢,喝酒享乐。
        黑衣人走在那田边的小路上,在这黑暗中冒出了点点火光。那光慢慢地靠近了,近来一看,是一位长相凶狠的男人。他的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拿着短刀。
        男人看见他后举起了刀,说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黑衣人拉下了帽子露出了他那血一般颜色的双眼,微微地笑了笑说到‘这位兄台在下身无分文,你劫小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男人瞅了瞅他手中的酒壶,有些生气地说‘没钱,没钱,那你这酒怎么来的!快把钱交出来,不然这刀刃可就要砍下你的头了。’
        黑衣人将空酒壶甩到了地上,将他的刀露了出来说到‘呵呵,我的钱呢都用在这壶酒上了。’
        男人又说到‘哟!这刀不错,没钱的话把它给我,我就让你走。’
        ‘刀啊,你喜欢这个人吗?不喜欢,小生也是。’黑衣人自言自语着,‘听到了吧,你配不上它。’
        ‘你,神经病啊!’男人大叫着,随后拿起小刀冲了过去
        ‘别怪小生了。’黑衣人笑了笑,一把手就将男人的刀打了下来,说着‘这刀你也不配’随即黑衣人转身到了男人身后一个手刀便将他击倒了。
        夜幕之下,黑衣人拿起了地上的树藤把男人绑到了树上。他拾起来一旁的短刀与酒壶,然后坐到了男人面前。他拿起了短刀插到了男人的大腿上,他冷眼看着那个男人的腿,看着从大腿间流出的鲜血。他拿开他的手,说道‘你该醒醒了。’
        ‘什么发生了什么?’男人惊恐地叫着‘啊啊啊!我的腿,你这个疯子!’
        ‘疯子是吗,那就谢谢夸奖了呢……既然这么说,合你心意,我就疯一疯’黑衣人拔出了短刀又拿起了酒壶晃了晃‘霍——巧了巧了~还有点酒呢,你不是想要酒吗?哈哈哈哈。’
       他将酒倒在了伤口上,血液随着清酒缓慢的流了下来,慢慢地流过了男人的大腿,滚烫的血与已寒冷的酒肆虐这男人的身心,荒野的风刺扎着男人的伤口。酒精刺激着男人的神经,疼痛的感觉漫散在男人的身体各处。他的脸上有着恰时的恐惧感和可悲的疼痛感,让黑衣人心里又是一阵疯狂的欲动。
        男人之前嚣张气焰面目全非,他哭嚎着,不断地吼叫着。男人的裤子被血与酒浸透,散发着谜一般的强烈气息。引得男人一阵干呕又疼痛难耐。
        他面前的黑衣人开始一阵阵坏笑,接着,黑衣人疯狂的说到‘你可真是丑陋啊,兄台。小生可真讨厌你啊。’
        男人惨叫着,嘶吼着,哭泣着,或许他因为这剧痛和恐惧而忘记了如何说话。
‘啊呀啊呀~看看你,这种感觉爽吗?呵哈哈哈——’
        ‘葵,别玩了。’一声悦耳动听的声音从树木上传了下来。‘啧,怎么这么恶心……’
        ‘嗖’的一声,一个人影跳了下来。一位楚楚动人的女人出现了,她长着一头深棕色的短发,红色的眼瞳散发着迷人的光。
        ‘罂姐,你怎么来了。’黑衣人葵小声地说着。他感到一阵惊讶,但又显现出一副不同时态的歉意。
        ‘女神,女神,救我救我。我快被他折磨死了。救我!求您了!!!!’男人他冲着罂呐喊着,他不断地摆动着身子,妄图逃离这血液与利刃的地狱。他的眼睛突出,血丝充斥着他的眼白,让人看了既生怜悯又生恶心。
       ‘哦?这也叫折磨而死?大言不惭,还真是个恶心的人哪——可是事实上你不是还没死吗,怎么能说,你死了呢……呵,那就让本座帮帮你,让我了结了你的生命吧!’罂脸上充溢着诡异的笑容,充满魅惑的赤瞳死死盯住男人说着,罂拔出了太刀架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不不不!不要啊!’男人惨叫着。罂毫不犹豫的一刀砍掉了他的大腿,又斩下了他的右手。
  从动脉喷涌的血液溅射到了罂那暂白的脸上,而罂地刀早已充斥鲜血,滴流不止。罂闭上了双眼,张开嘴舔舐了一下刀上的血液。她睁开眼,捡起地上一只孤零零的手,白骨森森。她当着将死的男人撕咬下一块肉,再看着她嚼碎了又吐出来。罂笑了,她笑得是那么的阴森又笑得那么艳媚,仿佛不是人间人一般,而是地狱来的厉鬼。
       ‘哎呀,绳子断了耶——不过没关系,你不也要快死了吗?啧啧啧,真可怜啊……’罂蹲下来,讪笑着看着他。
       ‘啊!啊!啊!’男人瘫倒在这干燥的土地上,他仿佛忘记了眨眼,黑色的双眼恐惧地看着站立在这的两人就像害怕着那些在灯红酒绿的巷子中作乐的富商贵族一样。他恐惧着,尖叫着,哭丧着,可是他的救赎又在何方?
        平民们好像总是畏惧那些有权有势的人。虽然他们都是同样的肤色,却觉得那群人拥有着利刃兵戈。平民的内心充斥着恐惧羡慕与无尽的恨意。
          死去吧,可怜的人儿——
        男人颤抖了几下,恶狠狠的看着葵与罂,便咽气了。
        ‘罂姐,这人——可是被你折磨死的啊~’葵看着死不瞑目的男人,戏谑着罂。
        ‘哟,什么时候你也会推黑锅了……葵,快点走吧,你说只是在酒店小憩片刻,没想到耽搁了这么久。’罂有点生气地说着。
        ‘哦,我知道了罂姐。’本田葵低着头小声喃喃道。
        ‘近些年来,关东平原连续干旱加之前年的蝗灾和贵族豪绅的压榨。平民的生活也更加困苦了。’罂看着龟裂的土地哀叹道,这黄土色的大地沾染着点点红色,一条条婀娜的红色线条,优美而又可怕啊。
        ‘好啦,罂姐。小生错了,小生只是想看看他是有多么的丑陋。呵哈哈哈!’葵看着自己的双手不断地颤抖着,‘走吧,赶路了罂姐。’
       罂与葵两人离开了那棵沾满血渍的大树,步入那无尽的黑暗。
       月亮渐渐的失去了它的光泽,它的光芒被这东升的太阳所取代。时间又来到了清晨。”

       “日出之国——日/本。太阳总是早早地光临了他的土地。天照大神你的光辉总是这般耀眼使得沐浴其中的人们在光之中迷花了双眼,让他们觉得那些闪亮的物品是那么宝贵诱人。”王耀关上了红皮书沉重地讲道,“那些闪亮亮的金子怎么能不诱人呢,我的子民不也因它而疯狂吗?阿鲁。”
        王耀端起了一边的茶杯小敏了一口。杯中的毛尖茶叶竖直在水面不偏也不倚像刀一般坚韧,不屈。
        “茶凉了啊,果然还是热茶更加美味阿鲁。”王耀放下茶杯言道。
        “只要是茶都是好好味的。”王春燕一脸呆呆地说着。也许她没有体会王耀一番苦话的深意。
        ‘哈哈,我家燕儿真会说话’
        “故事继续。”王耀打开了红皮书开始念道。
        太阳慢慢地升了上来,散发着它刺眼的白光。
        ‘罂姐,好热啊!’葵叫嚷着。
        ‘我们去歇一歇吧。’罂手遮掩着阳光说着。
        两人走向了路边的一棵大树。绿荫之下天照的光透着一片一片的枝叶留下斑驳的影迹照射出光下之人背后的黑影。
        ‘罂姐,你说这天气为什么我们要到这穷乡僻壤啊?’葵看着罂小声抱怨着。‘况且,德川大人也没说我们要来这儿啊……’
        罂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光散在她的身上,短发并没有减弱她的魅力,反倒使人更觉美丽。裸露的蝤蛴与锁骨泛着滴滴汗珠,诱惑着人向她扑去。罂红色的双眼看着远方,看着未来迷茫的方向。
        ‘别瞎说——本座必须为了德川吉宗藩主开创机会,以报浄圆院夫人之恩。’罂攥紧了拳头,坚定地说道。她双眼显露出了如刀般坚毅的眼神。
        ‘罂姐,你说吉宗藩主真是贤明之才嘛?’本田葵看着罂疑惑地问着。
        ‘葵,不许无礼。吉宗藩主降生之时天狗现身吞食了天照之光。僧人们说这是祥瑞,藩主乃上天赐予人间的赏赐。’
        ‘可是藩主大人真的要小生去谋杀一个小孩吗?’
        ‘葵,我们作为吉宗藩主的家臣面对上级的命令时只要遵从就够了,不容一丝质疑。’罂有些生气地说着,她抬起了手像要打葵似的,而后却摸了摸葵的头,露出了慈爱的表情看着葵,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况且,我们没有他们,哪有我们现在这身武艺和无忧的吃住啊……我们只好以性命来报答他们。知道吗,我亲爱的弟弟。’

        天照的光收敛了,天地暗了下来,阴暗映衬着不远处的光亮。那光好似一团火焰在乌云下舞动着。
        ‘救命啊!救命啊!’
        光的源头不断传来救命的呐喊。
        ‘有火光啊,罂姐’
        ‘葵,还有救命声呢。’
        ‘罂姐,小生想去瞧瞧,嘿嘿嘿。’葵坏笑着,话罢他便跑了过去。
        ‘葵,你慢点,记着别轻易伤人。’罂看着远去的葵说到。
        火光渐渐逼近了,呼喊声也愈发靠近了。一个女人从光中逃了出来,她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把残破的长刀,脸上布满着惊慌恐惧的神情。她的脸上有刀剑划过的痕迹,正源源不断的留着鲜血。可她毫无精力去照顾她那可爱的脸。因为她的脸上是恐惧,她的脸面对的是她的敌人。
        ‘那是薙刀吗,没想到在这些地方还要人使用这等不易精通的刀械。’奔跑着的罂发现女人后说到。‘这个女人,有点背景……’
        在那女人的面前站着着几个头带鬼面的黑衣人,那些黑衣人人手持着一把太刀指向着女人。
        鬼面人们快速跑向她面前,带头的鬼面人一脚踹向了女人的腰间,她随即倒地。她的女人赶紧转过了身,右手不断地摸索着,寻找着她的薙刀。
        另一个鬼面人紧接着跑了过去,用脚将薙刀踢到了远处。带头的鬼面人慢慢走了过去,鬼面人拿出了短刀将女人的衣物给割烂了,然后又连续砍了几刀。
        女人哭泣着,她的胸膛裂开了一道道伤口,血液不断的从她的体内流了出来,女人不断扑打着双手,不断的哭嚎着——可是片刻后她便停止了挣扎。
        鬼面人狂笑了起来,他骑在了女人的身上,他甩开了短刀,双手不断地击打着女人的身体并大骂着‘跑啊!你倒是跑啊!’
         女人的双眼还充满着眼泪,她疼啊,可她感觉不到了。她不能感受到那些男人在她的身体上肆意的施虐,她不能看见她的姐妹被一个个杀死或是抓走,她也不能反抗,她也……不能流下她最后一滴眼泪。她被打的血肉模糊,可她那明亮的双眼,盯着葵的方向。
         【救救我吧……救救我的姐妹们吧——】
        ‘嘭!’
        葵跑到了鬼面人面前来了一记飞踢,鬼面人被踢到了地上,鬼面人怒喊着‘谁!谁他娘的坏了老子的好事!’
       还未等鬼面人的话说完,葵便跳到了他的身上,一把抢过了鬼面人手中的短刀,满脸笑容地说着‘你不配握着它。’
      ‘给老子滚!’鬼面人一拳打向了葵的脸,然而葵迅速地将短刀挥向了鬼面人的手腕。
      ‘呲——’
      ‘这短刀真是利害。’葵将鬼面人的手腕割下了一半。
      鬼面人的手掌悬在空中,他的手慢慢变冷了,开始没有了知觉。葵用另一只手撕扯着他快断的手掌。
       那儿,没有撕裂的声音;那儿,也没有血液爆裂的场景;那儿有的,只是一个刺耳的嚎叫和一个瘦小的背影。再后来,葵的手上就多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手流出的血液和暴露在外的血管看的人心生凉意。如果细看,血管和肉竟有扭撕的迹象——
      葵欢笑着,将鬼面人被撕断的手掌放在了嘴边,学着姐姐刚刚疯狂的动作,伸出了舌头舔着流淌在手掌上的血液并小声地说着‘你的血可真难以下肚。’
      葵嫌弃的把手甩在了那人的脸上,把太刀拔了出来。

      “耀哥哥,这个故事可真骇人”王春燕搂着王耀的手小声地说到。
      “呵呵,春燕去睡吧。天色不早了,明天有八位客人要来,你先去睡吧。”王耀撇着头对王春燕说着。
      “哦。”王春燕揉了揉眼睛嘟囔着,“我走了了哦!哥哥也要早点睡哦——。”王春燕离开了,只留下了已经泡了好几个时辰的毛尖。
       茶杯中竖直着的茶叶也已没入了水中,慢慢地沉到了杯底,与其他茶叶们一同堕入了混沌的黑暗。
        水陈了,茶旧了,人散了。
        王耀关上了红皮书,站了起来抖擞了下身子,慢慢地走近了窗台。
        以前总有个小个子与他一起赏月观星,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偌大的土地上只有他与王春燕两人了。
        王耀低下了头看了看窗台外泥土,那地有着黑暗的面孔。他又抬头看了看天,天空被黑云掩盖,他的眼只有不会断连的珠链。

        【耀君,上面的兔子,是在做月饼哦!】
        【才不是呢阿鲁——它在捣药阿鲁!】

         啊……无论捣药,还是做月饼。
         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同一片蓝天,同一轮明月下呢——
        

【啊啊啊啊啊】
【渣的话就不要提了,手残。。。】
【没错初三的妹子就是这么浪】
【黑三角娘——小姐设】 @青鸟

考试考完了,在考物理化学之前画了一个801姐姐保佑我。
【黑塔利亚——匈/牙/利】

还是一样。
【娘塔异色——私设-凯瑟琳血猎】

像素渣,勾线渣,比例渣【反正都是渣】
【娘塔异色——私设-奥莉薇亚吸血鬼